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青年影像>>

唐咸英:《平行世界》

当我们在掷骰子时,它看起来随机得到一个特定的结果。那一瞬间我们实际上掷出了每一个状态 ,骰子在不同的宇宙中停在不同的点数。其中一个宇宙里,你掷出了“1”,另一个宇宙掷出了“2”,只是我们仅仅看到全部真实的一部分。当我在选择一张照片与之并置时,而我...

18-10-30

王泽瑛:《游离集》

日常生活中的种种景观,让我沉迷,有时让我无法分辨真实与虚构,各种等大的但并非真实的景观,各种缩小的虚构的景观,他们或隐藏或坠落,或是仅仅只存在与我的影像之中,他们都印刻在我的脑海中,通过摄影的手段投射到图像之上,影像的意义在于追寻自身的意义同样可...

18-10-30

吴凡:《原乡》

长期以来,我一直寻找着日常生活中的诗意的摄影语言,寻觅内心深处自我的影像。通过这个项目去发现平凡表面下的诗性生活和人文景观,从而探讨事物与其所在环境的关系,构建属于我自己的精神原乡。我觉得摄影一定是和自己有关的事情,我们不只是用相机拍照。我们带到...

18-10-30

吕格尔:《羌的山》

拍摄初衷:我是记忆的物质载体被拆掉的一代,童年时期家乡已经成水库, 少年时期记忆也毁于地震,所以庆幸还有摄影。汶川是我的故乡,在经历2008年地震过后重建,加速了这里现代化的进程,汶川是羌族的主要集聚地,随着这一进程,他们的古老文明受到冲击,就像...

18-10-30

邹璧宇摄影作品:黑土地上的生存

传统观念中的“黑土地”是描述适合农作物生长的肥沃土地。不过在以采矿业为主的地区,经过数十年煤灰、煤渣的堆积,采矿区周遭土地像是被染上了黑色。经历过数十年煤矿行业的兴衰,有历史悠久的煤矿企业关闭或搬迁到人口密集的地区,可在那些逐渐被遗忘的老矿区中,...

18-07-25

徐松作品:《露天泳池》

露天泳池是人们在炎热夏天的情绪出口。人们剥去社会化的外衣,最大限度地袒露自己——身体柔软,表情真实。纹身和赘肉也泄露了他们的历史。人们打闹、调情、晒太阳、野餐、酗酒、睡觉,勇猛或怯懦地从滑梯上冲下来。泳池拥挤混乱,但很少发生争斗;肢体冲撞也因水的...

18-07-24

风河——行走于北方郊外的田野

父亲曾和我说过 “中国这么大,可只有北方中原一带的人才算是标准的中国人样貌”。每当我行走在北方郊外的田野中,这无从考证的说法就会浮现在我脑海中。我喜欢漫无目的地游荡,喜欢默默地注视。北方的山脉、河流连同散落在荒野中无人问津的古迹,从四面八方照射着...

18-07-24

2018丝路国家青少年国际摄影竞赛入围作品抢先看

7月21日,2018丝路国家青少年国际摄影竞赛终评在京圆满收官。来自中国、意大利、希腊、俄罗斯、新加坡等丝路沿线国家的评审专家对入围决赛的全球作品进行最终评审,从少年、青年2个组别的2244件决赛作品中分别评出金、银、铜、优秀奖等获奖作品共166...

18-07-23

陈亮作品:《故园》

2013年我回到了故乡东海岛生活,“归去来兮,田园将芜”。二十岁离乡漂泊,转眼十三年过去,对于故乡的记忆渐渐模糊,但有些回忆随着时间越久越是清晰。我想关于“想念”那部分便是我心底永远割舍不下的最柔软的情怀。当我沿着儿时的记忆,回到阔别已久的村庄,...

18-07-19

苏巧将:单车已然"脱缰" 收缰方能"共享"

2017年,我国城市出现的最大变化,那就是似乎在一夜之间,共享单车铺满了城市的大街小巷。这种经济而又便利的出行方式,打通了城市交通的“毛细血管”,帮助市民解决了在汽车时代难以解决的“最后一公里”。在北京举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它与高...

18-07-19

田帅:Pine

Pine这个单词 既是 松树 ; 凤梨; 菠萝 的意思;也是 憔悴 ; 痛苦; 渴望 的意思。我很喜欢这个单词,以至于我的很多社交媒体简介都只用了这一个单词当作自我介绍。而这组作品以梨和痛苦为主要载体与内容,所以我觉得pine这个单词再合适不过了...

18-07-11

王攀:尘归尘

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创世纪3:19】穿越黄土尘埃,我沿着黄河寻访了几座凋敝的村落,在荒废的土窑民居中,重新发现那些被遗弃的日常器物。望着这些覆满尘埃、在静寂中衰败的旧物,我心生一...

18-07-04

何博:延伸的刺点

第一幅:选自我扫描的诸多老照片(这些照片或来自我老家的旧相册,或是我在旧货市场购得),即呈现的是这些日常拍摄的老照片本身——这些原始影像里潜藏着“刺点”(这些刺点对不同人来说是不一样的);第二幅:将这些老照片通过邮件或微信发给朋友,由朋友选择自己...

18-07-04

程新皓:《莽:一个族群在边界的迁徙与栖居》

本项目的拍摄对象是在中越边境上的一个未识别民族——莽人。这是一个大约15年的摄影创作计划,以摄影、视频、纸本、装置为主,辅助以相关的论文写作。该计划从2013年9月第一次进入莽人村落开始算起,现在已经拍摄了四年。之后还准备进行约十余年的调查、拍摄...

18-07-04

曹奥林:无所事事之拈花

一切都不可避免地走向了庸俗。严肃地面对生活,我时而觉得全世界都在倒退就我一个人在前进;时而又觉得全世界都在前进就我一个人在倒退。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天旋地转,无所适从。诚实地面对自己,我一边在变化,一边痛恨自己的变化;一边毫不留情地批判现实,一边深...

18-07-04

头条more

感受金山

18-11-28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