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评论>>

摄影摆拍应“有道”

来源:中国艺术报       责编:常恒      2016-07-08

     福建霞浦的渔民、三峡的裸体纤夫、桂林漓江的渔民与鱼鹰、云南东川的烟斗老人、福建杨家溪的水牛、大凉山教室里的孩子们……近日,在一份“中国影友摆拍胜地排行榜”中,上述地点纷纷“上榜” ,上述地点中的渔民、纤夫、农民、动物等也纷纷成了“专业摆拍模特” 。一批摄影者深谙这些能拍出大片、美片的摄影“圣地” ,纷至沓来,有的只需支付一些经济报酬,便能得到这些“模特”的积极配合,双方“高效地携手创作” ,仿佛形成了一条“供求对应”的“摆拍产业链” 。
 
  其实,在摄影界,摆拍现象并不鲜见。而近年来,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摄影界也时常出现关于摄影摆拍的讨论,例如2015年,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中当代热点类组照一等奖的作品《欧洲黑暗之心》涉嫌摆拍造假事件便引发了广泛关注。
 
  以上这些现象不禁让人发问,为什么这些人热衷于摆拍?笔者认为,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对于这类摄影者来说,要想拍出“好作品” ,摆拍是捷径之一。有了摆拍,摄影者便不再需要挖空心思寻找拍摄对象,不再需要耗时耗力花费几天几夜甚至几个月、几年等待一个按下快门的瞬间,不再需要深入生活、深入拍摄地点、研究拍摄对象、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需要的只是带着长枪短炮,来到某一固定的地点,与许多类似的人一起完成摆拍,“制作”出一幅或一组他们心目中构图完美、情景交融、意蕴深邃的摄影作品。
 
  此外,功利性心理也是摆拍盛行的原因之一。笔者曾经在一次摄影讲座的互动提问环节中看到这样一个场景,一位学员十分积极地从主持人手中要过话筒表示要第一个向主讲的摄影家提问。他的问题是:“请问如何才能拍出能够获得摄影奖项的作品? ”听到这样的提问,包括笔者在内的不少人感到有些愕然,但更让人愕然的是,现场的其他一些学员也小声地表示:“我也想问这个问题。 ”当时,这位摄影家的回答是:通过自己这么多年的摄影经历来看,要想“打下”某个摄影比赛,的确有许多方法或技巧,但如果用“是否拿奖”来作为创作的出发点,那就彻底违背了摄影艺术的初衷。其实,笔者真的希望这番中肯的回答能够真正被与这位提问者有着相似想法的人理解。这一细节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当下在我国的一些摄影者中存在的一个问题:热衷拿奖胜过热爱摄影本身。特别是,一些摄影者能用摆拍的作品在某些摄影节、展里将大奖收入囊中。不少摄影者便从中受到“启发” ,既然他这样拍能拿奖,那我也去到那个地方、拍那样的照片,摆拍于是乎便成为了拿奖的一个便利途径。
 
  诚然,在摄影的世界里,摆拍并没有自带“原罪” ,也只是拍摄的方法之一。关于摆拍的众多讨论中,也并没有将摆拍“一竿子打死” ,而是在探讨摆拍的适用范围和空间。在广告摄影、商业人像摄影等领域的一些拍摄中,摆拍能够起到节约时间、人力、物力的效果,也能够通过特定的场景、光线、人物动作传达出摄影者特定的观念、意图或艺术思想。而通过这样的摆拍,也确实产生了一些不错的摄影作品。但是,必须正视的是,摄影最根本的功能应该是记录,记录下美丽的人、事、物、景,定格难忘的瞬间,由于受时间、空间等的限制,摄影作品也具有偶然性、不可复制性、独特性和唯一性等特征,其艺术价值也正在于此。然而摆拍却似乎忽视了这些。因此,这就注定了并不是所有的场合、所有的题材、所有的对象都适合摆拍,都能够接受摆拍,如新闻、纪实类摄影就坚决不能容忍摆拍。而一些摄影者为了营造更好的拍摄效果,带着“拿奖”等功利性的目的利用烟饼制造烟雾、编排导演某些伪民俗的场景,更是违背了摄影的初衷。鉴于此,笔者以为,对于热爱摄影的人们来说,应牢记用镜头发现美、记录美的摄影初衷,须知摄影摆拍也应“有道”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