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图片频道>>新闻纪实>>图集

老山战场拍摄的生死瞬间——战地摄影师线云强(一)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责编:顿河哥萨克  2016-08-01

原始图片 上一张 下一张 自动 / 暂停播放


对越自卫反击战,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国、越南两国在中越边境爆发的战争。

1979年2月17日,《人民日报》发表《是可忍,孰不可忍》的评论文章,正式宣告将与越南方面在有限的时间、空间、规模进行“自卫反击、保卫边疆”的战斗。之后,中越交火持续数年,大大小小不下上百次。

二十世纪80年代:我不懂摄影,把相机当作了枪,在战场记录战友们英雄光辉。

1988年,我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五侦察大队的一名战士,在枪打炮轰成为中国名山的老山前线,背着照相机,腰上挂着预留给自己的一枚“光荣手榴弹”,留下遗书,全副武装跟随侦察兵在敌人的眼皮底下穿行,零距离记录战友们的英姿。

1988年初,我们师政治部主任蒋洪志和宣传科长徐梦成找我和组织干事高久顺谈话:“经师党委研究决定,你们俩人随第十五侦察大队四连赴老山前线进行战地采访,久顺的任务是总结老山干部、战士英模事迹材料,以便战后总结;小线的任务主要是拍摄、记录、宣传报道好前线英雄事迹。从现在起,你们就开始做参战前的准备,五天后出发。我特别强调的是,久顺,你要关心照顾好这个线云强,活着把他给我带回来,他搞摄影,平时象“猴七儿”一样,千万不要让他踩着地雷......”

接到任务后,我的心忧喜伴杂,喜的是:作为军人,终于有机会参加战斗,是我职业的光荣;忧的是:我需要做好一切回不来的准备。这时,我想起了爸爸妈妈,我在整理摄影器材和生活必须品之后,我给爸爸妈妈留下了遗言:“亲爱的爸爸妈妈:请原谅儿子,上封信跟你们说谎,说是去北京学习摄影,实际上儿子是随部队去了老山前线,履行一名军人的职责。假如我不能活着回来,请爸爸妈妈不要伤心,虽然我年纪不大,未能为父母尽孝,但您应该为儿子感到骄傲,因为我是共和国的烈士......我所有的遗物,请组织上转交给我的家人,这几年我所拍摄的图片资料留给部队......”

我把这封遗书放在办公桌的抽屉里锁上,脑海里回荡着那首《再见吧,妈妈》的歌声出发了!


作者简介
线云强1965年8月出生于辽宁铁岭,北部战区陆军《前进报》高级编辑,大校军衔。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艺委会委员。辽宁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曾参加老山自卫反击作战、1991年安徽、1998年松花江、嫩江抗洪抢险、“和平使命-2013”中俄联合反恐军事演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等重大军事摄影报道,曾三次荣获(第三届、第七届、第八届)“中国摄影艺术创作个人成就最高奖——金像奖” 。是中国摄影协会首届授予的“德艺双馨”优秀摄影师。荣获纪念中国摄影家协会成立50周年表彰的为中国摄影事业做出“突出贡献摄影工作者”称号。五次荣立二等功,享受国务院“新闻与出版特殊津贴”。2014年9月,参加中国文联赴美国纽约“视觉艺术策展人研修班”学习,第25届中国摄影艺术展览评委。

出版发行《战友——线云强军旅摄影20年》、《线云强俯瞰东北——空中看沈阳》等十几部摄影作品集。

摄影作品《军人》、《战友》、《大象无形——线云强俯瞰东北》、《天下》多次在北京、上海、沈阳、香港、平遥、大理、连州、凤凰古城等地展出。


2016年6月,线云强在南沙采访拍摄。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