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中国摄影博物馆>>口述新华>>

采访手记(时盘棋)

来源:       责编:      2009-04-24

   翻阅时盘棋老师留在档案馆的影像资料,任何人都会发出感慨并对他充满敬意——从上世纪40年代末开始,他在每个历史阶段拍摄的照片都有着那个时代深深的烙印。他的照片太丰富,好照片太多,以至于我和《摄影世界》编辑在选用照片时,常陷入取舍不下的两难境地。
  杰出的摄影者就是这样,用勇敢无畏的记录精神尽可能多地拍摄他经历的诸多历史瞬间,用一张张照片带出他身处的时代。我羡慕这样的摄影者,他的一生是完整的。
  从一个月前开始,为了这个访谈,时盘棋老师和我打的电话不下二三十个。电话里,他反复核实那些历史事实,斟酌口述中那些字句。资料实在太多而篇幅有限,我们也反复讨论哪些部分可以少谈而哪些部分应该更深入地谈。
  我采访过的老摄影家都是如此认真对待访谈,究其根本,就是因为他们一生珍惜名誉——珍惜自己的名誉更珍惜新华社的名誉。
  时盘棋的图片专业程度非常高,他十八九岁拍摄的照片今天看来仍可称为经典。而当我和他讨论起视觉方面的传承与修养,他笑道:我哪有什么艺术修养?我哪里懂那么多?回顾我的一生,拍得好的照片都是在第一线拍的,都是在离老百姓最近的地方拍的,都是我怀着感情拍的。我对人、对社会发展一直有浓厚的兴趣。和这些比起来,构图、光线、相机全是次要的。
  无论是面对面采访还是在电话中,我听到时盘棋说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第一线”。
  采访正逢清明时节,时盘棋带着全家人去河南长葛给母亲扫墓,跟了他大半辈子的母亲去年以93岁高龄去世。时老师在电话里和我说:“人一生应该尽忠尽孝。一个人,如果他对父母不好,对老师不好,你就不要和他接近了。”
  
                              

  陈小波   
                            2008年4月12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