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中国摄影博物馆>>口述新华>>

采访手记(袁苓)

来源:       责编:      2009-02-10

 

采访手记:
  袁苓的居室纤尘不染。 在这里藏着他一生的财富与荣光。
  我每次去,袁苓老师都抱出来捆得好好的几百张照片,再把一摞摞的资料全部摊开——这里面就有纸张已经发黄,一碰几乎要掉渣的晋察冀军区政治部晋察冀画报社在1947年到1948年编辑的《摄影网通讯》,上面是密密麻麻的手刻油印小字,文章署的都是那些熠熠发光的名字:石少华、郑景康、高粮、袁克忠、袁苓、吴群、孟振江、蔡尚雄、徐光耀、顾棣……
  袁苓老师还把几十年来采访用过的袖标、证件和军功章都整理得好好的。他打开一层层薄薄的黄色包装纸,轻轻抚摩着那些宝物:“我也好久没有翻动这些东西了。”
  83岁的袁苓接受访问时,偶尔有想不起来的时候,他拍拍脑袋:“想不起来了,想不起来了。”
  我把整理完的第一稿给袁苓老师拿去,三天后,他在电话里不好意思地说:“我改成一个大花脸啦。”
  我拿到的改稿确实是个“大花脸”。每一页改,每一句改,字斟句酌。纸上空隙处布满整整齐齐的小字。对一个患脑病的80多岁的老人来说,劳动强度太大了。他的老伴告诉我,袁老改了一遍又一遍,就怕不准确,就怕有夸大的地方。这几天可把老人家折腾坏了。
  这次采访,对我触动最深的是袁苓老师谨慎谦虚、认真对待历史每一个瞬间和细节的态度。
  一天,袁苓老师给我看了一张他18岁时穿便衣的照片。
  我说:“袁老师,你年轻时候很帅啊!”
  袁老师幽默地说:“你还没见我帅的时候呢?”
  当我们看到他的战友郝建国拍摄的这张照片:1948年6月袁苓在战场上拍摄,离前面在硝烟中冲锋的战士只有十几米距离。虽然只是一个背影,那拍摄的样子和打枪的姿势几乎一模一样,不禁感慨:确实是真正的“帅”。


                      陈小波
                     2008年1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