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中国摄影博物馆>>口述新华>>

采访手记(袁克忠)

来源:       责编:      2008-12-30


  2007年11月28日,北京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这一天,我听到一个更寒冷的消息:袁克忠老人清晨去世了。
  就在八天前,我与这位老人整整相处了一个上午。《口述新华》第一个被访者是袁克忠,这是之前早已定下来的。
  2006年下半年,我在新华社档案库翻阅了百余万张照片。我被这样一些画面震撼:《夜攻单县》——摄影者似乎就在炸弹爆炸的那一瞬按下快门;《解放军进藏途中》——摄影者必须爬上海拔六千米的山,才能拍下在对面五千多米雪线上行进的长长的队伍。而在那些照片图说的下方都署着一个名字:袁克忠。
  北京皇亭子新华社宿舍8号楼,一套简单整洁的居室里住着赫赫有名的摄影大英雄。上午的阳光里,86岁的袁克忠给我唱了三首歌:先唱他自己作词作曲的《雁翎队之歌》,又唱《要做好儿男》,最后唱《我们是革命的摄影工作者》:
  “我们是革命的摄影工作者,带着武器,走进人群去,奔驰战斗里,把人民愤怒的心火和子弟兵的胜利拍进镜头,把敌人的暴行和汉奸的无耻,印成千万张照片……”
   老人说:“这是我最爱唱的一首歌,已经没人会唱了。现在的摄影记者需要有这样一首歌。”
  ……
  我宁愿相信,九死一生的袁克忠是去找他的老师和战友了——沙飞,石少华,吴印咸,齐观山,邹健东,郑景康,雷烨,赵列……
  袁克忠又回到了队伍当中,
  他们依然扛着枪,背着相机,
  他们永远年轻。
  ……
  而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仍在伤痛。作为晚辈,我没能用更多的时间聆听袁克忠的生命故事;袁克忠为国家贡献了数量如此之多、内容如此之丰富、视觉如此之鲜活的影像,我们却没能为他做更多的事情。
                       

   陈小波
                         2007年12月1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