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中国摄影博物馆>>口述新华>>

对袁克忠老人的离去,众人这样评说

来源:       责编:      2008-12-30

 

 

 

(上图)2007年11月20日,袁克忠展示自己年轻时担任战地记者的照片。 陈小波 摄
(左图)袁克忠1947年担任战地记者时的留影。 新华社发

对袁克忠老人的离去,众人这样评说:

  1952,石碑胡同,初识袁克忠;只见他,军纪整洁,容姿焕发。我怯生生,心怀敬意,他是战斗英雄!
  2006,皇亭大院,探望老袁家;只见他,操作电脑,从容练达,我依旧是,心怀敬意,他已是耄耋之人!

——许必华(新华社高级记者、原中国新闻摄影协会执行会长)

  我和袁克忠是战友,对他的逝世,我感到非常悲痛!他的勇敢、他的忠诚、他的朴实令我深深怀念!
  袁克忠是摄影界惟一参加过全军英模代表大会的代表,这是摄影界(在军界的)最高的荣誉。他是解放区摄影队伍中最优秀的摄影家之一,他在各个历史时期都拍到了许多优秀照片,对摄影事业做出突出贡献。他的逝世是中国摄影界巨大的损失。


——顾棣(原《山西画报》总编辑、山西人民出版社编审)

  袁老永远是我的老师。他的模范行为永远鼓励着我。袁老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钱嗣杰(新华社高级记者)

  对于袁克忠同志我原来接触不多,了解也很少。退休后与他在一个党支部,才逐渐知道一些,对他也越来越敬重。在袁克忠遗体告别仪式上,我为他留的挽言是:不平凡融于平凡中,一生精彩;无所惧笑对诸疾病,本色英雄。


——谢俐(新华社高级编辑,原摄影部副主任)

  袁老对待名利的态度令人敬佩,他在火线上拍摄的照片署着他和牺牲了的同行战友的名字,他推荐的照片是牺牲在战场上已在九泉之下五十多年的战友的遗作……
  十年前,我曾应中央电视台之邀,为袁老写电视片脚本,一直为袁老的事迹和精神感动着。一直想静下来,好好写写袁老,把摄影战线上默默无闻的“英雄儿女”的事迹告诉人们,但终因忙忙碌碌而没有动笔,留下了遗憾……


——蔡毅(中国照片挡案馆研究馆员)

  努力收集父辈资料,少留遗憾。


——王雁(沙飞之女,《沙飞传》作者)

  袁克忠是中国新闻摄影开拓期众多实践者中的佼佼者。如果说沙飞创立了一个完整的中国(东方)纪实摄影的基本概念,并建立了一个完整的摄影体系,袁克忠就是其中成功的、也是功绩卓著的探索者和亲历者。在那段极其重要的历史尚未为世人所普遍熟知的时候,他的去世无疑是中国摄影人的巨大损失,也是中国文化发展史的重大损失。              

  ——司苏实(《人民摄影报》调研员)

  记得我采访新华社战地记者邹健东时,老人力主我去采访袁克忠:“你一定要写袁克忠,那可是个好人啊!”


——巴义尔(《民族画报》蒙古文版编辑部主任、《烙刻——记忆中的影像》作者)

  袁老去世的消息是西藏军区的同事打电话告诉我的。
  我曾经在西藏与袁老共同度过了难忘岁月。他最近距离地拍摄了十八军进藏、筑路的过程。袁老对西藏有深厚的感情,他生命中最宝贵的20年在西藏度过,他为西藏留下宝贵的影像资料,他朴实忠厚的品格也给西藏军区广大指战员留下了深刻印象。
  无论是在战场还是在西藏,摄影者永远站在第一线的精神贯穿在袁克忠的整个生命中。             

    ——刘铁生(原解放军画报副社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