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中国摄影博物馆>>口述新华>>

袁克忠:我永远是一名战地记者

来源:       责编:      2008-12-30

 

 
1951年7月,解放军第十八军进藏先遣支队行进在海拔5000米的冷拉雪山上。 袁克忠 摄

 

袁克忠:我永远是一名战地记者
                

  袁克忠/图 陈小波/整理

  摄影是革命的武器
  我1921年出生在河北深泽县南袁庄。父亲在村小学教书的时候就有共产党在村子里活动。我7岁上学,便知道列宁、苏维埃、共产党。中学没毕业,家穷只好务农。1937年“七七事变”后,我参加了吕正操领导的抗日人民自卫军。半年后,这支队伍改称“八路军”。
  1938年,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0年5月,我考入冀中第八军分区的抗日军政大学,在学校里担任班长、排长。同年10月,我被调到冀中军区政治部学习摄影。我从不知道摄影是什么,组织派我去我就去了。当时苏静、沙飞、石少华等人在各个抗日根据地办了17期摄影训练队。我是第二期的,和我一起学的还有13个人。在训练队的四个月,我只拍过两三张照片,晒过一两次小片,看过几次放大,但我记住了石少华的话:“摄影就是革命的武器,你们都是革命的种子,将来要撒遍全国。”我还知道了:在采访中遇到危险,首先保护相机,人在底片在。在训练班,我学会了唱《我们是革命的摄影工作者》。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
  1941年5月,我调到冀中第八军分区政治部组建摄影组,先后一共七个人,我担任组长。刚开始,我们只有一台日式相机和几个日本胶卷。1941年11月,冀中军区摄影科号召各军分区的摄影干事亲临战场拍摄战斗过程。从此我就是一手拿相机一手拿枪的战地记者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