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展览佳作>> 图集

好山好水好人好事入选作品之梦想中国系列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责编:九儿   2017-12-08

爱在路上 赵骏庆

埠寨火龙 吴奕生

筑梦、追梦、圆梦 蔡润璋

自家院子里的德孝演出 曹阳

危机时刻有大爱 常波

车让人 林天立

初为人母的幸福 林暖

创业去 高刚

带领 王跃

地铁里的城市建设者 杨琦

风雪绿衣人 周后源

空中飞人 高嵩

孤星流浪 吴建云

小日子 顾勤

齐心共筑城市梦 胡志民

我在尼泊尔参加救援 蒋文华

敬老院婚礼 吴小忠

中原乡村戏迷 蒯建军

老故事 赵永亮

在云端 雷鸿

梨园里的童年 许家栋

雨中情 李文迪

魔鬼周特训 王国辰

农民赛车 李幼萍

拍照 陈鹏

皮影之家 黄一清

让伞 王新

土楼夜生活 江庆端

托举未来 王永卓

稳住!稳住! 黄小玲

乡村百家宴 许萍

幸福的微笑 林祖贤

幸福山水间 潘新田

雪中卫士 王新

今天是祖国的生日! 赵青山

争睹 周琤

证件照 叶文超

郑叶青 隧道施工圆舞曲

风雪救援 周堃

筑梦CBD 任振朝

自拍照 全玉蓉

大爱无疆 曾勇 2007年福建三明市有两位爱心人士王妈妈|、黄妈妈用微薄的退休金在三明市残联、社区居委会和一些志愿者的支持 下,创办了“喜憨儿”之家,使26个不幸家庭的智障孩子从此告别了孤独,过上了和常人一样的快乐生活,他们中有9人在梅列区和社区组织的才艺竞赛中获奖。“图一为喜憨儿之家”成立十周年

大爱无疆 曾勇 2007年福建三明市有两位爱心人士王妈妈|、黄妈妈用微薄的退休金在三明市残联、社区居委会和一些志愿者的支持 下,创办了“喜憨儿”之家,使26个不幸家庭的智障孩子从此告别了孤独,过上了和常人一样的快乐生活,他们中有9人在梅列区和社区组织的才艺竞赛中获奖。图二为八旬孤寡老母四十九年的坚守

大爱无疆 曾勇 2007年福建三明市有两位爱心人士王妈妈|、黄妈妈用微薄的退休金在三明市残联、社区居委会和一些志愿者的支持 下,创办了“喜憨儿”之家,使26个不幸家庭的智障孩子从此告别了孤独,过上了和常人一样的快乐生活,他们中有9人在梅列区和社区组织的才艺竞赛中获奖。图三为才艺表演

大爱无疆 曾勇 2007年福建三明市有两位爱心人士王妈妈|、黄妈妈用微薄的退休金在三明市残联、社区居委会和一些志愿者的支持 下,创办了“喜憨儿”之家,使26个不幸家庭的智障孩子从此告别了孤独,过上了和常人一样的快乐生活,他们中有9人在梅列区和社区组织的才艺竞赛中获奖。图四为代理妈妈

大爱无疆 曾勇 2007年福建三明市有两位爱心人士王妈妈|、黄妈妈用微薄的退休金在三明市残联、社区居委会和一些志愿者的支持 下,创办了“喜憨儿”之家,使26个不幸家庭的智障孩子从此告别了孤独,过上了和常人一样的快乐生活,他们中有9人在梅列区和社区组织的才艺竞赛中获奖。图五为获奖的喜悦

大爱无疆 曾勇 2007年福建三明市有两位爱心人士王妈妈|、黄妈妈用微薄的退休金在三明市残联、社区居委会和一些志愿者的支持 下,创办了“喜憨儿”之家,使26个不幸家庭的智障孩子从此告别了孤独,过上了和常人一样的快乐生活,他们中有9人在梅列区和社区组织的才艺竞赛中获奖。图六为亲如母女

大爱无疆 曾勇 2007年福建三明市有两位爱心人士王妈妈|、黄妈妈用微薄的退休金在三明市残联、社区居委会和一些志愿者的支持 下,创办了“喜憨儿”之家,使26个不幸家庭的智障孩子从此告别了孤独,过上了和常人一样的快乐生活,他们中有9人在梅列区和社区组织的才艺竞赛中获奖。图七为我上了电视

大爱无疆 曾勇 2007年福建三明市有两位爱心人士王妈妈|、黄妈妈用微薄的退休金在三明市残联、社区居委会和一些志愿者的支持 下,创办了“喜憨儿”之家,使26个不幸家庭的智障孩子从此告别了孤独,过上了和常人一样的快乐生活,他们中有9人在梅列区和社区组织的才艺竞赛中获奖。图八为喜憨儿的生日庆祝

粉墨情缘 孙永杰 在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的家乡--山东省高密市,有一个地方戏曲剧种,它曲调质朴自然,唱腔委婉柔怨,生活气息浓郁,通俗易懂,委婉动听,有"一声直入青云去,多少悲欢起此时"之妙,这就是被誉为"胶东之花"的“高密茂腔”。它是在汉族民间说唱形式"肘鼓子"的基础上,吸收花鼓秧歌的表演程式,逐步发展而来的。2006年5月,“高密茂腔”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使“高密茂腔”确立了在全国文化艺术领域中的地位,也提高了它的知名度。前些年,作为茂腔重要发源地的高密,专业的茂腔演员只有30余人,社会上也没有一家教娃娃学茂腔的兴趣班。为了使这个国家级非遗项目传承下去,2008年7月,高密市委、市政府面向社会招考,并委托潍坊学院培养40名学员,当时的创举,曾引起一阵轰动。这些精挑细选出来的茂腔学员,利用五年时间系统学习基础武功、唱念、戏曲音乐伴奏等10多门专业课程,专门聘请国家级演员老师教唱腔。如今已经毕业并登上了演出舞台,挑起了大梁,并常年送戏下乡,为群众演出,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红高粱是高密大地的根,茂腔就是高密大地的魂。我用二年的时间拍摄这群茂腔传承者的粉墨情缘。 “高密茂腔”那一曲曲唱腔,诉说了往事的凄凉沧桑,道出了人间的悲欢离合,点燃了心中的热切梦想!那发自内心的低吟浅唱,荡气回肠、余音袅袅,久久回响在高密大地上…… 每场戏都要搭建一个舞台,茂腔剧院的演员柳欣,清早就到演出地点,自己动手把舞台搭建好。

粉墨情缘 孙永杰 化妆时,头饰、插花等有些装饰自己完成不了,于欢欢在伙伴们的帮助下完成化妆任务。

粉墨情缘 孙永杰 每年有二次茂腔周演出,演员李昕颖在伙伴们的帮助下化妆。

粉墨情缘 孙永杰 今晚演出《白蛇传》,有武打任务的刘硕,利用空余时间练习武打动作。

粉墨情缘 孙永杰 演员期待登台,而当地的群众则纷纷跑到化妆处的农户大门口,瞅瞅这些城里来的演员是怎么妆扮的。

粉墨情缘 孙永杰 孩子禁不住好奇心的驱使,悄悄拉拽着演员服饰。

粉墨情缘 孙永杰 由于风大,防止舞台道具被刮得东倒西歪,没有演出任务的演员到台上固定道具。

粉墨情缘 孙永杰 马上就要演出传统茂腔戏《罗衫记》。临登台前,再熟悉一下台词。

粉墨情缘 孙永杰 今天到莫言的老家演出,演员李雪表演的格外卖力。

粉墨情缘 孙永杰 春风吹拂的舞台前,茂腔依旧吸引四面八方前来观看的群众,也预示着茂腔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在它的发源地高密迎来了春天。

风雨相随 董飞汝 为了家庭未来的梦想,为了孩子上学和赡养老人,一对对巴中市区农民夫妻在年后元宵节后就长途跋涉不远千里到达沂蒙山区的工地,一起打拼,为当地城市建设作出巨大贡献。他们渺小而勤劳、普通而伟大,辛苦而乐观,风雨相随同甘共苦 。

风雨相随 董飞汝 为了家庭未来的梦想,为了孩子上学和赡养老人,一对对巴中市区农民夫妻在年后元宵节后就长途跋涉不远千里到达沂蒙山区的工地,一起打拼,为当地城市建设作出巨大贡献。他们渺小而勤劳、普通而伟大,辛苦而乐观,风雨相随同甘共苦 。

风雨相随 董飞汝 为了家庭未来的梦想,为了孩子上学和赡养老人,一对对巴中市区农民夫妻在年后元宵节后就长途跋涉不远千里到达沂蒙山区的工地,一起打拼,为当地城市建设作出巨大贡献。他们渺小而勤劳、普通而伟大,辛苦而乐观,风雨相随同甘共苦 。

风雨相随 董飞汝 为了家庭未来的梦想,为了孩子上学和赡养老人,一对对巴中市区农民夫妻在年后元宵节后就长途跋涉不远千里到达沂蒙山区的工地,一起打拼,为当地城市建设作出巨大贡献。他们渺小而勤劳、普通而伟大,辛苦而乐观,风雨相随同甘共苦 。

风雨相随 董飞汝 为了家庭未来的梦想,为了孩子上学和赡养老人,一对对巴中市区农民夫妻在年后元宵节后就长途跋涉不远千里到达沂蒙山区的工地,一起打拼,为当地城市建设作出巨大贡献。他们渺小而勤劳、普通而伟大,辛苦而乐观,风雨相随同甘共苦 。

风雨相随 董飞汝 为了家庭未来的梦想,为了孩子上学和赡养老人,一对对巴中市区农民夫妻在年后元宵节后就长途跋涉不远千里到达沂蒙山区的工地,一起打拼,为当地城市建设作出巨大贡献。他们渺小而勤劳、普通而伟大,辛苦而乐观,风雨相随同甘共苦 。

石人背艺术小镇 张兰英

石人背艺术小镇 张兰英

石人背艺术小镇 张兰英

石人背艺术小镇 张兰英

石人背艺术小镇 张兰英

石人背艺术小镇 张兰英

石人背艺术小镇 张兰英

唐陵脚下守陵人 在陕西关中地区蒲城县由东向西经富平、泾阳、礼泉直至乾县共计六县,渭北高原一字形屹立千年的陕西关中唐十八陵。在这里,有着千年文化底蕴与历史积淀,当你走进每一座陵区中,你会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 十八座帝王陵就是十八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每座陵区的石刻,造型优美、气势恢宏。那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生动逼真的文官武官石刻,雕刻精美的翼马、鸵鸟,威武挺拔的华表,这一切都展示着1600多年前那个恢弘时代的威严。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令人震撼又让人感动。 千百年来,住在唐陵脚下的农民,由于帝陵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为了保护文物,一直沿用最原始的方式从事农耕生产,从而催生了人与自然艰苦的共生共存、代代相传,奉守至今。在这群千年来一直以诚信坚守着承诺的村民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华夏深厚的文化和伟大的精神如此坚韧不拔,中国农民守卫文化的奉献精神。他们面对土地和人、土地和环境、土地和城市化发展的三重矛盾中,但这里的村民选择了放弃,坚持不开发土地,不使用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宁可生活过的艰苦些,也要保护好这后世难得的历史财富。 马夫

唐陵脚下守陵人 在陕西关中地区蒲城县由东向西经富平、泾阳、礼泉直至乾县共计六县,渭北高原一字形屹立千年的陕西关中唐十八陵。在这里,有着千年文化底蕴与历史积淀,当你走进每一座陵区中,你会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 十八座帝王陵就是十八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每座陵区的石刻,造型优美、气势恢宏。那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生动逼真的文官武官石刻,雕刻精美的翼马、鸵鸟,威武挺拔的华表,这一切都展示着1600多年前那个恢弘时代的威严。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令人震撼又让人感动。 千百年来,住在唐陵脚下的农民,由于帝陵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为了保护文物,一直沿用最原始的方式从事农耕生产,从而催生了人与自然艰苦的共生共存、代代相传,奉守至今。在这群千年来一直以诚信坚守着承诺的村民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华夏深厚的文化和伟大的精神如此坚韧不拔,中国农民守卫文化的奉献精神。他们面对土地和人、土地和环境、土地和城市化发展的三重矛盾中,但这里的村民选择了放弃,坚持不开发土地,不使用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宁可生活过的艰苦些,也要保护好这后世难得的历史财富。 马夫

唐陵脚下守陵人 在陕西关中地区蒲城县由东向西经富平、泾阳、礼泉直至乾县共计六县,渭北高原一字形屹立千年的陕西关中唐十八陵。在这里,有着千年文化底蕴与历史积淀,当你走进每一座陵区中,你会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 十八座帝王陵就是十八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每座陵区的石刻,造型优美、气势恢宏。那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生动逼真的文官武官石刻,雕刻精美的翼马、鸵鸟,威武挺拔的华表,这一切都展示着1600多年前那个恢弘时代的威严。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令人震撼又让人感动。 千百年来,住在唐陵脚下的农民,由于帝陵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为了保护文物,一直沿用最原始的方式从事农耕生产,从而催生了人与自然艰苦的共生共存、代代相传,奉守至今。在这群千年来一直以诚信坚守着承诺的村民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华夏深厚的文化和伟大的精神如此坚韧不拔,中国农民守卫文化的奉献精神。他们面对土地和人、土地和环境、土地和城市化发展的三重矛盾中,但这里的村民选择了放弃,坚持不开发土地,不使用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宁可生活过的艰苦些,也要保护好这后世难得的历史财富。 马夫

唐陵脚下守陵人 在陕西关中地区蒲城县由东向西经富平、泾阳、礼泉直至乾县共计六县,渭北高原一字形屹立千年的陕西关中唐十八陵。在这里,有着千年文化底蕴与历史积淀,当你走进每一座陵区中,你会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 十八座帝王陵就是十八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每座陵区的石刻,造型优美、气势恢宏。那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生动逼真的文官武官石刻,雕刻精美的翼马、鸵鸟,威武挺拔的华表,这一切都展示着1600多年前那个恢弘时代的威严。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令人震撼又让人感动。 千百年来,住在唐陵脚下的农民,由于帝陵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为了保护文物,一直沿用最原始的方式从事农耕生产,从而催生了人与自然艰苦的共生共存、代代相传,奉守至今。在这群千年来一直以诚信坚守着承诺的村民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华夏深厚的文化和伟大的精神如此坚韧不拔,中国农民守卫文化的奉献精神。他们面对土地和人、土地和环境、土地和城市化发展的三重矛盾中,但这里的村民选择了放弃,坚持不开发土地,不使用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宁可生活过的艰苦些,也要保护好这后世难得的历史财富。 马夫

唐陵脚下守陵人 在陕西关中地区蒲城县由东向西经富平、泾阳、礼泉直至乾县共计六县,渭北高原一字形屹立千年的陕西关中唐十八陵。在这里,有着千年文化底蕴与历史积淀,当你走进每一座陵区中,你会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 十八座帝王陵就是十八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每座陵区的石刻,造型优美、气势恢宏。那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生动逼真的文官武官石刻,雕刻精美的翼马、鸵鸟,威武挺拔的华表,这一切都展示着1600多年前那个恢弘时代的威严。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令人震撼又让人感动。 千百年来,住在唐陵脚下的农民,由于帝陵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为了保护文物,一直沿用最原始的方式从事农耕生产,从而催生了人与自然艰苦的共生共存、代代相传,奉守至今。在这群千年来一直以诚信坚守着承诺的村民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华夏深厚的文化和伟大的精神如此坚韧不拔,中国农民守卫文化的奉献精神。他们面对土地和人、土地和环境、土地和城市化发展的三重矛盾中,但这里的村民选择了放弃,坚持不开发土地,不使用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宁可生活过的艰苦些,也要保护好这后世难得的历史财富。 马夫

唐陵脚下守陵人 在陕西关中地区蒲城县由东向西经富平、泾阳、礼泉直至乾县共计六县,渭北高原一字形屹立千年的陕西关中唐十八陵。在这里,有着千年文化底蕴与历史积淀,当你走进每一座陵区中,你会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 十八座帝王陵就是十八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每座陵区的石刻,造型优美、气势恢宏。那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生动逼真的文官武官石刻,雕刻精美的翼马、鸵鸟,威武挺拔的华表,这一切都展示着1600多年前那个恢弘时代的威严。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令人震撼又让人感动。 千百年来,住在唐陵脚下的农民,由于帝陵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为了保护文物,一直沿用最原始的方式从事农耕生产,从而催生了人与自然艰苦的共生共存、代代相传,奉守至今。在这群千年来一直以诚信坚守着承诺的村民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华夏深厚的文化和伟大的精神如此坚韧不拔,中国农民守卫文化的奉献精神。他们面对土地和人、土地和环境、土地和城市化发展的三重矛盾中,但这里的村民选择了放弃,坚持不开发土地,不使用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宁可生活过的艰苦些,也要保护好这后世难得的历史财富。 马夫

唐陵脚下守陵人 在陕西关中地区蒲城县由东向西经富平、泾阳、礼泉直至乾县共计六县,渭北高原一字形屹立千年的陕西关中唐十八陵。在这里,有着千年文化底蕴与历史积淀,当你走进每一座陵区中,你会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 十八座帝王陵就是十八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每座陵区的石刻,造型优美、气势恢宏。那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生动逼真的文官武官石刻,雕刻精美的翼马、鸵鸟,威武挺拔的华表,这一切都展示着1600多年前那个恢弘时代的威严。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令人震撼又让人感动。 千百年来,住在唐陵脚下的农民,由于帝陵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为了保护文物,一直沿用最原始的方式从事农耕生产,从而催生了人与自然艰苦的共生共存、代代相传,奉守至今。在这群千年来一直以诚信坚守着承诺的村民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华夏深厚的文化和伟大的精神如此坚韧不拔,中国农民守卫文化的奉献精神。他们面对土地和人、土地和环境、土地和城市化发展的三重矛盾中,但这里的村民选择了放弃,坚持不开发土地,不使用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宁可生活过的艰苦些,也要保护好这后世难得的历史财富。 马夫

唐陵脚下守陵人 在陕西关中地区蒲城县由东向西经富平、泾阳、礼泉直至乾县共计六县,渭北高原一字形屹立千年的陕西关中唐十八陵。在这里,有着千年文化底蕴与历史积淀,当你走进每一座陵区中,你会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 十八座帝王陵就是十八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每座陵区的石刻,造型优美、气势恢宏。那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生动逼真的文官武官石刻,雕刻精美的翼马、鸵鸟,威武挺拔的华表,这一切都展示着1600多年前那个恢弘时代的威严。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令人震撼又让人感动。 千百年来,住在唐陵脚下的农民,由于帝陵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为了保护文物,一直沿用最原始的方式从事农耕生产,从而催生了人与自然艰苦的共生共存、代代相传,奉守至今。在这群千年来一直以诚信坚守着承诺的村民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华夏深厚的文化和伟大的精神如此坚韧不拔,中国农民守卫文化的奉献精神。他们面对土地和人、土地和环境、土地和城市化发展的三重矛盾中,但这里的村民选择了放弃,坚持不开发土地,不使用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宁可生活过的艰苦些,也要保护好这后世难得的历史财富。 马夫

唐陵脚下守陵人 在陕西关中地区蒲城县由东向西经富平、泾阳、礼泉直至乾县共计六县,渭北高原一字形屹立千年的陕西关中唐十八陵。在这里,有着千年文化底蕴与历史积淀,当你走进每一座陵区中,你会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 十八座帝王陵就是十八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每座陵区的石刻,造型优美、气势恢宏。那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生动逼真的文官武官石刻,雕刻精美的翼马、鸵鸟,威武挺拔的华表,这一切都展示着1600多年前那个恢弘时代的威严。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令人震撼又让人感动。 千百年来,住在唐陵脚下的农民,由于帝陵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为了保护文物,一直沿用最原始的方式从事农耕生产,从而催生了人与自然艰苦的共生共存、代代相传,奉守至今。在这群千年来一直以诚信坚守着承诺的村民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华夏深厚的文化和伟大的精神如此坚韧不拔,中国农民守卫文化的奉献精神。他们面对土地和人、土地和环境、土地和城市化发展的三重矛盾中,但这里的村民选择了放弃,坚持不开发土地,不使用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宁可生活过的艰苦些,也要保护好这后世难得的历史财富。 马夫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你把我养大,我陪你变老。”一个梧州女孩—尹尹,她用自己的行动,完美地诠释了这一中国式孝道。2015年10月10日,这是尹尹父亲81岁生日,也是他最后一个生日,在香港工作的妹妹回来和父亲庆祝。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 2016年4月28日,这个幸福的家庭突然发生变故,尹尹父亲在家里不幸摔倒送进了医院,经诊断为左股骨转子间粉碎性骨折。由于经常要照顾父亲,她自己也学习了一些医护常识。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 2016年5月12日,为了帮助父亲增强体力,尽快好起来,尹尹每天都会鼓励他在病床上锻炼身体。瞧﹗在她的努力下父亲手臂已经长起了肌肉。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 2016年4月29日,尹尹精心为父亲选购了一张轮椅,期待父亲的康复。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 2016年5月8日,令尹尹意想不到的是,在父亲摔倒住院刚10天,母亲又突发脑溢血送进同一个医院,出血量为8毫升。为了更好地照顾父母,要求医院安排在同一个病房。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 2016年5月28日,自从父母住院后,照顾父母的重担就压在了尹尹身上,每天除了上班几个小时以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医院里度过,累了,她只能趴在父母床边休息一会。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 毕竟长时间照顾卧床的父母,有时候尹尹也感到力不从心。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 2016年8月,父亲转到了养老院治疗。尹尹每周都要背着行动不便的母亲来养老院看望父亲。这样的生活状况还在延续着,也考验着孝女的毅力。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 2016年8月25日,在养老院,母亲看到日渐消瘦的丈夫,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尹尹强忍着心酸,在照顾父亲的同时又要安慰悲伤的母亲。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 2016年10月2日,父亲安静的走了。人生最无奈的事莫过于是“子欲养而亲不待”。尹尹望着父亲一次没坐过、空荡荡的轮椅心中不免一阵伤感……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他们来自不同的省份;来自不同的岗位;但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称号—海上钻井人。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与轻则上百公斤,重以吨计的钻具打交道需要多人配合,机械、繁重、重复的工作使他们手臂关节僵硬,双腿酸疼发抖,即便92年出生的钻工杨永阔工作的时候也都会佩带护膝护腰。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在远离城市喧嚣的茫茫大海上,不管是皓月当空、繁星点点,还是阴云密布、小雨淋漓,又或是大雪纷飞,海油钻井人始终伴着钻机阵阵轰鸣声,几十年如一日地,坚守在这片大海上。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袁丙超,1989年出生,14年参加工作,对于刚从大学毕业的他来说是一张大考,一口3000米的井打下来,钻井工起下的钻具、套管,连接起来有3万米长,相当于三个半穆朗玛峰的高度,但他用顽强的意志与大家坚持到了最后,12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一站到底”,大家都喜欢称呼他为能吃苦的“大丙”。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井场气温超过40摄氏度,唯一能替钻工王坤遮些阳光只有头上的那顶安全帽,“没有经历过海上酷暑考验的,绝称不上海上钻井工”他说。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司钻房内,司钻李军义时刻观察井台上的状况,他说,“司钻手下三条命—人员、设备、安全’,操作过程中不得半点马虎!”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今年48岁的司钻李军义的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除夕当天,海风呼啸。钻工们希望以最快的速度吃完饭,以便更快的完成工作给下一项施工留出更多的时间。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国庆日里“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员工让国旗在我心,胸怀中国梦,为新中国生日献礼,祝福祖国更加繁荣富强。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28天的海陆轮回,让他们无法履行一个家庭顶梁柱应有的责任,他们在海上最思念、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家人。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二零零二年,朱天然老人因为得了弥漫性脑梗塞病从此就卧在床上,自从那时起,老人就从一个能说能走能写的人变成了一位几乎是脑死亡的人了。于是,女儿晓辉也开始了新的生活,原本在绥芬河市报社工作的她,放弃了所有的一切,拿着二十九岁的生命押下了——用自己的青春支撑着父亲活下去的信念。 手中原有的存款花没了,卖掉了一百四十平米的楼房也花没了,去贷款;又花没了,去借款......。连续几年下来只能给父亲买点青菜,晓辉自己每天米饭拌着咸菜,掺着眼泪向肚子里硬生生地咽着。父亲吵着不让晓辉睡觉,就坐在小板凳上守在他的床头,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就想着父亲能活着就行。 除了吃的以外,晓辉还要帮助父亲锻炼。病倒时的父亲约有一百六七十斤重,而瘦弱的晓辉只有七十几斤左右,在夏季每天都要把父亲背到二三百米外的一个平坦的地方去锻炼。每走出一步,每走一步都是汗水淋漓但晓辉还是咬牙坚持着。中午的时候,父女两人就在那场地里吃上个面包或馒头,当最后一抹亮光被黑夜吞噬时,晓辉又背着父亲返回了家中,有时父亲在晓辉的背上打着呼噜睡着了。后来好心的邻居实在看不下去了,花钱买了一辆手推车送给了晓辉,让晓辉至今还在感动中。 随着每天的太阳在眼前画着一个又一个的半圆,岁月也把晓辉的头发从黑色染成了白色,一绺一綹地增加着,四十刚出头已经是满头银发,让她不得不用强制的手段使它们变换颜色。 可这一切都是在研磨着晓辉的青春,从青年迈入了中年,她的步履已经不再是昔日的匆匆,也有了几分沉重。青春的逝去也没换来父亲的病情好转...... 2002年,朱天然老人患弥漫性脑梗塞,从此瘫痪在床,失去了生活能力。女儿朱晓晖为了给他治病欠下一身债,不得已卖了房,父女俩蜗居在社区的20平米的车库里,一住就是14年。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车库门前的公共下水道被垃圾堵死了,为了不让小院里积水渗进屋里和行人方便,晓晖趁父亲晒太阳的时候吃力的清理着垃圾。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为了照顾父亲,晓晖辞掉了在报社的工作。维持两人生活的是老人每个月一千多元养老保险。除了照顾父亲的起居外,晓晖还要用周末给三四个“债主”的孩子补习功课的方式,来偿还朋友的援助之恩。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晓晖平时就睡着车库的二层阁楼上,父亲病重后就很少上楼了,常常坐在凳子上陪伴睡不着觉的父亲。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为父亲治病欠下了30多万。家里楼房也卖掉还债,晓晖的丈夫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带着孩子离开了她。常年的操劳,使得41岁的晓晖满头白发,只好染成了别的颜色。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老人患病后腿脚活动不便,大小便也不能控制,晓晖几乎每天都要给他擦洗身体。在她的细心照料下,老人卧床12年都没有得过褥疮。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因父亲患病家里生活很拮据,晓晖没有钱买菜,只好去市场里捡人们扔下不要的菜给父亲吃,自己则用咸菜就着米饭度日。父亲手指活动不利索,总是抓不住碗筷,她就只好一口一口地喂。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端午节这天早晨,晓晖推着父亲出门踏青。她和每年一样买一个老人喜欢的氢气球,让老人有一个好的心情。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父亲有病不爱呆在家里,女儿就推着父亲一走就是十多里的路程。老人和晓晖说,有一个心愿,死后要把遗体捐出来做医学研究。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晓晖的事迹感动了中国,2015年2月27日,朱晓辉站在了央视“感动中国2014年度人物”的舞台上。2016年后又被评为全国道德模范候选人。

查看大图

爱在路上 赵骏庆

埠寨火龙 吴奕生

筑梦、追梦、圆梦 蔡润璋

自家院子里的德孝演出 曹阳

危机时刻有大爱 常波

车让人 林天立

初为人母的幸福 林暖

创业去 高刚

带领 王跃

地铁里的城市建设者 杨琦

风雪绿衣人 周后源

空中飞人 高嵩

孤星流浪 吴建云

小日子 顾勤

齐心共筑城市梦 胡志民

我在尼泊尔参加救援 蒋文华

敬老院婚礼 吴小忠

中原乡村戏迷 蒯建军

老故事 赵永亮

在云端 雷鸿

梨园里的童年 许家栋

雨中情 李文迪

魔鬼周特训 王国辰

农民赛车 李幼萍

拍照 陈鹏

皮影之家 黄一清

让伞 王新

土楼夜生活 江庆端

托举未来 王永卓

稳住!稳住! 黄小玲

乡村百家宴 许萍

幸福的微笑 林祖贤

幸福山水间 潘新田

雪中卫士 王新

今天是祖国的生日! 赵青山

争睹 周琤

证件照 叶文超

郑叶青 隧道施工圆舞曲

风雪救援 周堃

筑梦CBD 任振朝

自拍照 全玉蓉

大爱无疆 曾勇 2007年福建三明市有两位爱心人士王妈妈|、黄妈妈用微薄的退休金在三明市残联、社区居委会和一些志愿者的支持 下,创办了“喜憨儿”之家,使26个不幸家庭的智障孩子从此告别了孤独,过上了和常人一样的快乐生活,他们中有9人在梅列区和社区组织的才艺竞赛中获奖。“图一为喜憨儿之家”成立十周年

大爱无疆 曾勇 2007年福建三明市有两位爱心人士王妈妈|、黄妈妈用微薄的退休金在三明市残联、社区居委会和一些志愿者的支持 下,创办了“喜憨儿”之家,使26个不幸家庭的智障孩子从此告别了孤独,过上了和常人一样的快乐生活,他们中有9人在梅列区和社区组织的才艺竞赛中获奖。图二为八旬孤寡老母四十九年的坚守

大爱无疆 曾勇 2007年福建三明市有两位爱心人士王妈妈|、黄妈妈用微薄的退休金在三明市残联、社区居委会和一些志愿者的支持 下,创办了“喜憨儿”之家,使26个不幸家庭的智障孩子从此告别了孤独,过上了和常人一样的快乐生活,他们中有9人在梅列区和社区组织的才艺竞赛中获奖。图三为才艺表演

大爱无疆 曾勇 2007年福建三明市有两位爱心人士王妈妈|、黄妈妈用微薄的退休金在三明市残联、社区居委会和一些志愿者的支持 下,创办了“喜憨儿”之家,使26个不幸家庭的智障孩子从此告别了孤独,过上了和常人一样的快乐生活,他们中有9人在梅列区和社区组织的才艺竞赛中获奖。图四为代理妈妈

大爱无疆 曾勇 2007年福建三明市有两位爱心人士王妈妈|、黄妈妈用微薄的退休金在三明市残联、社区居委会和一些志愿者的支持 下,创办了“喜憨儿”之家,使26个不幸家庭的智障孩子从此告别了孤独,过上了和常人一样的快乐生活,他们中有9人在梅列区和社区组织的才艺竞赛中获奖。图五为获奖的喜悦

大爱无疆 曾勇 2007年福建三明市有两位爱心人士王妈妈|、黄妈妈用微薄的退休金在三明市残联、社区居委会和一些志愿者的支持 下,创办了“喜憨儿”之家,使26个不幸家庭的智障孩子从此告别了孤独,过上了和常人一样的快乐生活,他们中有9人在梅列区和社区组织的才艺竞赛中获奖。图六为亲如母女

大爱无疆 曾勇 2007年福建三明市有两位爱心人士王妈妈|、黄妈妈用微薄的退休金在三明市残联、社区居委会和一些志愿者的支持 下,创办了“喜憨儿”之家,使26个不幸家庭的智障孩子从此告别了孤独,过上了和常人一样的快乐生活,他们中有9人在梅列区和社区组织的才艺竞赛中获奖。图七为我上了电视

大爱无疆 曾勇 2007年福建三明市有两位爱心人士王妈妈|、黄妈妈用微薄的退休金在三明市残联、社区居委会和一些志愿者的支持 下,创办了“喜憨儿”之家,使26个不幸家庭的智障孩子从此告别了孤独,过上了和常人一样的快乐生活,他们中有9人在梅列区和社区组织的才艺竞赛中获奖。图八为喜憨儿的生日庆祝

粉墨情缘 孙永杰 在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的家乡--山东省高密市,有一个地方戏曲剧种,它曲调质朴自然,唱腔委婉柔怨,生活气息浓郁,通俗易懂,委婉动听,有"一声直入青云去,多少悲欢起此时"之妙,这就是被誉为"胶东之花"的“高密茂腔”。它是在汉族民间说唱形式"肘鼓子"的基础上,吸收花鼓秧歌的表演程式,逐步发展而来的。2006年5月,“高密茂腔”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使“高密茂腔”确立了在全国文化艺术领域中的地位,也提高了它的知名度。前些年,作为茂腔重要发源地的高密,专业的茂腔演员只有30余人,社会上也没有一家教娃娃学茂腔的兴趣班。为了使这个国家级非遗项目传承下去,2008年7月,高密市委、市政府面向社会招考,并委托潍坊学院培养40名学员,当时的创举,曾引起一阵轰动。这些精挑细选出来的茂腔学员,利用五年时间系统学习基础武功、唱念、戏曲音乐伴奏等10多门专业课程,专门聘请国家级演员老师教唱腔。如今已经毕业并登上了演出舞台,挑起了大梁,并常年送戏下乡,为群众演出,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红高粱是高密大地的根,茂腔就是高密大地的魂。我用二年的时间拍摄这群茂腔传承者的粉墨情缘。 “高密茂腔”那一曲曲唱腔,诉说了往事的凄凉沧桑,道出了人间的悲欢离合,点燃了心中的热切梦想!那发自内心的低吟浅唱,荡气回肠、余音袅袅,久久回响在高密大地上…… 每场戏都要搭建一个舞台,茂腔剧院的演员柳欣,清早就到演出地点,自己动手把舞台搭建好。

粉墨情缘 孙永杰 化妆时,头饰、插花等有些装饰自己完成不了,于欢欢在伙伴们的帮助下完成化妆任务。

粉墨情缘 孙永杰 每年有二次茂腔周演出,演员李昕颖在伙伴们的帮助下化妆。

粉墨情缘 孙永杰 今晚演出《白蛇传》,有武打任务的刘硕,利用空余时间练习武打动作。

粉墨情缘 孙永杰 演员期待登台,而当地的群众则纷纷跑到化妆处的农户大门口,瞅瞅这些城里来的演员是怎么妆扮的。

粉墨情缘 孙永杰 孩子禁不住好奇心的驱使,悄悄拉拽着演员服饰。

粉墨情缘 孙永杰 由于风大,防止舞台道具被刮得东倒西歪,没有演出任务的演员到台上固定道具。

粉墨情缘 孙永杰 马上就要演出传统茂腔戏《罗衫记》。临登台前,再熟悉一下台词。

粉墨情缘 孙永杰 今天到莫言的老家演出,演员李雪表演的格外卖力。

粉墨情缘 孙永杰 春风吹拂的舞台前,茂腔依旧吸引四面八方前来观看的群众,也预示着茂腔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在它的发源地高密迎来了春天。

风雨相随 董飞汝 为了家庭未来的梦想,为了孩子上学和赡养老人,一对对巴中市区农民夫妻在年后元宵节后就长途跋涉不远千里到达沂蒙山区的工地,一起打拼,为当地城市建设作出巨大贡献。他们渺小而勤劳、普通而伟大,辛苦而乐观,风雨相随同甘共苦 。

风雨相随 董飞汝 为了家庭未来的梦想,为了孩子上学和赡养老人,一对对巴中市区农民夫妻在年后元宵节后就长途跋涉不远千里到达沂蒙山区的工地,一起打拼,为当地城市建设作出巨大贡献。他们渺小而勤劳、普通而伟大,辛苦而乐观,风雨相随同甘共苦 。

风雨相随 董飞汝 为了家庭未来的梦想,为了孩子上学和赡养老人,一对对巴中市区农民夫妻在年后元宵节后就长途跋涉不远千里到达沂蒙山区的工地,一起打拼,为当地城市建设作出巨大贡献。他们渺小而勤劳、普通而伟大,辛苦而乐观,风雨相随同甘共苦 。

风雨相随 董飞汝 为了家庭未来的梦想,为了孩子上学和赡养老人,一对对巴中市区农民夫妻在年后元宵节后就长途跋涉不远千里到达沂蒙山区的工地,一起打拼,为当地城市建设作出巨大贡献。他们渺小而勤劳、普通而伟大,辛苦而乐观,风雨相随同甘共苦 。

风雨相随 董飞汝 为了家庭未来的梦想,为了孩子上学和赡养老人,一对对巴中市区农民夫妻在年后元宵节后就长途跋涉不远千里到达沂蒙山区的工地,一起打拼,为当地城市建设作出巨大贡献。他们渺小而勤劳、普通而伟大,辛苦而乐观,风雨相随同甘共苦 。

风雨相随 董飞汝 为了家庭未来的梦想,为了孩子上学和赡养老人,一对对巴中市区农民夫妻在年后元宵节后就长途跋涉不远千里到达沂蒙山区的工地,一起打拼,为当地城市建设作出巨大贡献。他们渺小而勤劳、普通而伟大,辛苦而乐观,风雨相随同甘共苦 。

石人背艺术小镇 张兰英

石人背艺术小镇 张兰英

石人背艺术小镇 张兰英

石人背艺术小镇 张兰英

石人背艺术小镇 张兰英

石人背艺术小镇 张兰英

石人背艺术小镇 张兰英

唐陵脚下守陵人 在陕西关中地区蒲城县由东向西经富平、泾阳、礼泉直至乾县共计六县,渭北高原一字形屹立千年的陕西关中唐十八陵。在这里,有着千年文化底蕴与历史积淀,当你走进每一座陵区中,你会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 十八座帝王陵就是十八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每座陵区的石刻,造型优美、气势恢宏。那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生动逼真的文官武官石刻,雕刻精美的翼马、鸵鸟,威武挺拔的华表,这一切都展示着1600多年前那个恢弘时代的威严。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令人震撼又让人感动。 千百年来,住在唐陵脚下的农民,由于帝陵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为了保护文物,一直沿用最原始的方式从事农耕生产,从而催生了人与自然艰苦的共生共存、代代相传,奉守至今。在这群千年来一直以诚信坚守着承诺的村民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华夏深厚的文化和伟大的精神如此坚韧不拔,中国农民守卫文化的奉献精神。他们面对土地和人、土地和环境、土地和城市化发展的三重矛盾中,但这里的村民选择了放弃,坚持不开发土地,不使用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宁可生活过的艰苦些,也要保护好这后世难得的历史财富。 马夫

唐陵脚下守陵人 在陕西关中地区蒲城县由东向西经富平、泾阳、礼泉直至乾县共计六县,渭北高原一字形屹立千年的陕西关中唐十八陵。在这里,有着千年文化底蕴与历史积淀,当你走进每一座陵区中,你会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 十八座帝王陵就是十八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每座陵区的石刻,造型优美、气势恢宏。那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生动逼真的文官武官石刻,雕刻精美的翼马、鸵鸟,威武挺拔的华表,这一切都展示着1600多年前那个恢弘时代的威严。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令人震撼又让人感动。 千百年来,住在唐陵脚下的农民,由于帝陵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为了保护文物,一直沿用最原始的方式从事农耕生产,从而催生了人与自然艰苦的共生共存、代代相传,奉守至今。在这群千年来一直以诚信坚守着承诺的村民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华夏深厚的文化和伟大的精神如此坚韧不拔,中国农民守卫文化的奉献精神。他们面对土地和人、土地和环境、土地和城市化发展的三重矛盾中,但这里的村民选择了放弃,坚持不开发土地,不使用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宁可生活过的艰苦些,也要保护好这后世难得的历史财富。 马夫

唐陵脚下守陵人 在陕西关中地区蒲城县由东向西经富平、泾阳、礼泉直至乾县共计六县,渭北高原一字形屹立千年的陕西关中唐十八陵。在这里,有着千年文化底蕴与历史积淀,当你走进每一座陵区中,你会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 十八座帝王陵就是十八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每座陵区的石刻,造型优美、气势恢宏。那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生动逼真的文官武官石刻,雕刻精美的翼马、鸵鸟,威武挺拔的华表,这一切都展示着1600多年前那个恢弘时代的威严。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令人震撼又让人感动。 千百年来,住在唐陵脚下的农民,由于帝陵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为了保护文物,一直沿用最原始的方式从事农耕生产,从而催生了人与自然艰苦的共生共存、代代相传,奉守至今。在这群千年来一直以诚信坚守着承诺的村民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华夏深厚的文化和伟大的精神如此坚韧不拔,中国农民守卫文化的奉献精神。他们面对土地和人、土地和环境、土地和城市化发展的三重矛盾中,但这里的村民选择了放弃,坚持不开发土地,不使用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宁可生活过的艰苦些,也要保护好这后世难得的历史财富。 马夫

唐陵脚下守陵人 在陕西关中地区蒲城县由东向西经富平、泾阳、礼泉直至乾县共计六县,渭北高原一字形屹立千年的陕西关中唐十八陵。在这里,有着千年文化底蕴与历史积淀,当你走进每一座陵区中,你会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 十八座帝王陵就是十八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每座陵区的石刻,造型优美、气势恢宏。那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生动逼真的文官武官石刻,雕刻精美的翼马、鸵鸟,威武挺拔的华表,这一切都展示着1600多年前那个恢弘时代的威严。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令人震撼又让人感动。 千百年来,住在唐陵脚下的农民,由于帝陵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为了保护文物,一直沿用最原始的方式从事农耕生产,从而催生了人与自然艰苦的共生共存、代代相传,奉守至今。在这群千年来一直以诚信坚守着承诺的村民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华夏深厚的文化和伟大的精神如此坚韧不拔,中国农民守卫文化的奉献精神。他们面对土地和人、土地和环境、土地和城市化发展的三重矛盾中,但这里的村民选择了放弃,坚持不开发土地,不使用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宁可生活过的艰苦些,也要保护好这后世难得的历史财富。 马夫

唐陵脚下守陵人 在陕西关中地区蒲城县由东向西经富平、泾阳、礼泉直至乾县共计六县,渭北高原一字形屹立千年的陕西关中唐十八陵。在这里,有着千年文化底蕴与历史积淀,当你走进每一座陵区中,你会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 十八座帝王陵就是十八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每座陵区的石刻,造型优美、气势恢宏。那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生动逼真的文官武官石刻,雕刻精美的翼马、鸵鸟,威武挺拔的华表,这一切都展示着1600多年前那个恢弘时代的威严。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令人震撼又让人感动。 千百年来,住在唐陵脚下的农民,由于帝陵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为了保护文物,一直沿用最原始的方式从事农耕生产,从而催生了人与自然艰苦的共生共存、代代相传,奉守至今。在这群千年来一直以诚信坚守着承诺的村民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华夏深厚的文化和伟大的精神如此坚韧不拔,中国农民守卫文化的奉献精神。他们面对土地和人、土地和环境、土地和城市化发展的三重矛盾中,但这里的村民选择了放弃,坚持不开发土地,不使用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宁可生活过的艰苦些,也要保护好这后世难得的历史财富。 马夫

唐陵脚下守陵人 在陕西关中地区蒲城县由东向西经富平、泾阳、礼泉直至乾县共计六县,渭北高原一字形屹立千年的陕西关中唐十八陵。在这里,有着千年文化底蕴与历史积淀,当你走进每一座陵区中,你会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 十八座帝王陵就是十八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每座陵区的石刻,造型优美、气势恢宏。那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生动逼真的文官武官石刻,雕刻精美的翼马、鸵鸟,威武挺拔的华表,这一切都展示着1600多年前那个恢弘时代的威严。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令人震撼又让人感动。 千百年来,住在唐陵脚下的农民,由于帝陵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为了保护文物,一直沿用最原始的方式从事农耕生产,从而催生了人与自然艰苦的共生共存、代代相传,奉守至今。在这群千年来一直以诚信坚守着承诺的村民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华夏深厚的文化和伟大的精神如此坚韧不拔,中国农民守卫文化的奉献精神。他们面对土地和人、土地和环境、土地和城市化发展的三重矛盾中,但这里的村民选择了放弃,坚持不开发土地,不使用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宁可生活过的艰苦些,也要保护好这后世难得的历史财富。 马夫

唐陵脚下守陵人 在陕西关中地区蒲城县由东向西经富平、泾阳、礼泉直至乾县共计六县,渭北高原一字形屹立千年的陕西关中唐十八陵。在这里,有着千年文化底蕴与历史积淀,当你走进每一座陵区中,你会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 十八座帝王陵就是十八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每座陵区的石刻,造型优美、气势恢宏。那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生动逼真的文官武官石刻,雕刻精美的翼马、鸵鸟,威武挺拔的华表,这一切都展示着1600多年前那个恢弘时代的威严。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令人震撼又让人感动。 千百年来,住在唐陵脚下的农民,由于帝陵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为了保护文物,一直沿用最原始的方式从事农耕生产,从而催生了人与自然艰苦的共生共存、代代相传,奉守至今。在这群千年来一直以诚信坚守着承诺的村民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华夏深厚的文化和伟大的精神如此坚韧不拔,中国农民守卫文化的奉献精神。他们面对土地和人、土地和环境、土地和城市化发展的三重矛盾中,但这里的村民选择了放弃,坚持不开发土地,不使用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宁可生活过的艰苦些,也要保护好这后世难得的历史财富。 马夫

唐陵脚下守陵人 在陕西关中地区蒲城县由东向西经富平、泾阳、礼泉直至乾县共计六县,渭北高原一字形屹立千年的陕西关中唐十八陵。在这里,有着千年文化底蕴与历史积淀,当你走进每一座陵区中,你会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 十八座帝王陵就是十八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每座陵区的石刻,造型优美、气势恢宏。那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生动逼真的文官武官石刻,雕刻精美的翼马、鸵鸟,威武挺拔的华表,这一切都展示着1600多年前那个恢弘时代的威严。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令人震撼又让人感动。 千百年来,住在唐陵脚下的农民,由于帝陵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为了保护文物,一直沿用最原始的方式从事农耕生产,从而催生了人与自然艰苦的共生共存、代代相传,奉守至今。在这群千年来一直以诚信坚守着承诺的村民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华夏深厚的文化和伟大的精神如此坚韧不拔,中国农民守卫文化的奉献精神。他们面对土地和人、土地和环境、土地和城市化发展的三重矛盾中,但这里的村民选择了放弃,坚持不开发土地,不使用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宁可生活过的艰苦些,也要保护好这后世难得的历史财富。 马夫

唐陵脚下守陵人 在陕西关中地区蒲城县由东向西经富平、泾阳、礼泉直至乾县共计六县,渭北高原一字形屹立千年的陕西关中唐十八陵。在这里,有着千年文化底蕴与历史积淀,当你走进每一座陵区中,你会感受到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封建王朝的遗韵,能寻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的踪迹, 十八座帝王陵就是十八座写着唐代兴盛、动乱、消亡的城。每座陵区的石刻,造型优美、气势恢宏。那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生动逼真的文官武官石刻,雕刻精美的翼马、鸵鸟,威武挺拔的华表,这一切都展示着1600多年前那个恢弘时代的威严。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本厚重的史诗中,令人震撼又让人感动。 千百年来,住在唐陵脚下的农民,由于帝陵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为了保护文物,一直沿用最原始的方式从事农耕生产,从而催生了人与自然艰苦的共生共存、代代相传,奉守至今。在这群千年来一直以诚信坚守着承诺的村民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华夏深厚的文化和伟大的精神如此坚韧不拔,中国农民守卫文化的奉献精神。他们面对土地和人、土地和环境、土地和城市化发展的三重矛盾中,但这里的村民选择了放弃,坚持不开发土地,不使用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宁可生活过的艰苦些,也要保护好这后世难得的历史财富。 马夫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你把我养大,我陪你变老。”一个梧州女孩—尹尹,她用自己的行动,完美地诠释了这一中国式孝道。2015年10月10日,这是尹尹父亲81岁生日,也是他最后一个生日,在香港工作的妹妹回来和父亲庆祝。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 2016年4月28日,这个幸福的家庭突然发生变故,尹尹父亲在家里不幸摔倒送进了医院,经诊断为左股骨转子间粉碎性骨折。由于经常要照顾父亲,她自己也学习了一些医护常识。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 2016年5月12日,为了帮助父亲增强体力,尽快好起来,尹尹每天都会鼓励他在病床上锻炼身体。瞧﹗在她的努力下父亲手臂已经长起了肌肉。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 2016年4月29日,尹尹精心为父亲选购了一张轮椅,期待父亲的康复。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 2016年5月8日,令尹尹意想不到的是,在父亲摔倒住院刚10天,母亲又突发脑溢血送进同一个医院,出血量为8毫升。为了更好地照顾父母,要求医院安排在同一个病房。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 2016年5月28日,自从父母住院后,照顾父母的重担就压在了尹尹身上,每天除了上班几个小时以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医院里度过,累了,她只能趴在父母床边休息一会。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 毕竟长时间照顾卧床的父母,有时候尹尹也感到力不从心。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 2016年8月,父亲转到了养老院治疗。尹尹每周都要背着行动不便的母亲来养老院看望父亲。这样的生活状况还在延续着,也考验着孝女的毅力。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 2016年8月25日,在养老院,母亲看到日渐消瘦的丈夫,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尹尹强忍着心酸,在照顾父亲的同时又要安慰悲伤的母亲。

孝顺女为父母撑起一片爱的天空 冼卫雄 2016年10月2日,父亲安静的走了。人生最无奈的事莫过于是“子欲养而亲不待”。尹尹望着父亲一次没坐过、空荡荡的轮椅心中不免一阵伤感……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他们来自不同的省份;来自不同的岗位;但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称号—海上钻井人。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与轻则上百公斤,重以吨计的钻具打交道需要多人配合,机械、繁重、重复的工作使他们手臂关节僵硬,双腿酸疼发抖,即便92年出生的钻工杨永阔工作的时候也都会佩带护膝护腰。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在远离城市喧嚣的茫茫大海上,不管是皓月当空、繁星点点,还是阴云密布、小雨淋漓,又或是大雪纷飞,海油钻井人始终伴着钻机阵阵轰鸣声,几十年如一日地,坚守在这片大海上。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袁丙超,1989年出生,14年参加工作,对于刚从大学毕业的他来说是一张大考,一口3000米的井打下来,钻井工起下的钻具、套管,连接起来有3万米长,相当于三个半穆朗玛峰的高度,但他用顽强的意志与大家坚持到了最后,12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一站到底”,大家都喜欢称呼他为能吃苦的“大丙”。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井场气温超过40摄氏度,唯一能替钻工王坤遮些阳光只有头上的那顶安全帽,“没有经历过海上酷暑考验的,绝称不上海上钻井工”他说。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司钻房内,司钻李军义时刻观察井台上的状况,他说,“司钻手下三条命—人员、设备、安全’,操作过程中不得半点马虎!”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今年48岁的司钻李军义的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除夕当天,海风呼啸。钻工们希望以最快的速度吃完饭,以便更快的完成工作给下一项施工留出更多的时间。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国庆日里“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员工让国旗在我心,胸怀中国梦,为新中国生日献礼,祝福祖国更加繁荣富强。

逐梦深蓝 11月25日,大风以每秒20.4米的速度,横扫海上“不夜城”,林立的钻杆嘎吱作响。宋卫民像猴子一样,敏捷地攀爬到距海面43.5米的狭小平台上,身上红色工装猎猎如旗。他是“南海一号”钻井平台的井架工。钻井工序此时已到起钻阶段,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刻。只见他手舞一根棕绳,忽而一甩,忽而一拉,一根根9.5米长的钻具,便被他“收服”至二层平台指梁。三小时后,他从井架上爬下来的画面,明显变成了慢动作。瞥见那双快要冻出泪水的眼睛,手扶刹把、脚踩油门的司钻李军义不由一叹。1976年,我国在新加坡订造的一条自升式钻井平台建造完成,它就是“南海一号”,我国为开发南海引进的第一条钻井船。1977年,这条钻井船第一次出征便出手不凡,顺利打出了南海第一口深探井——莺1井,开创了我国在南海钻深探井的先河。而为了打好这口井,一个为解放全中国而贡献右眼的老红军,险些丢掉左眼;一名干部在操作泥浆泵时,左手中指被切断了一大截;南海舰队首长亲自批示予以解决补给问题,包括派潜水员摸查海底地貌情况,都是无偿支持……南征北战40年来,“南海一号”已为我国贡献了约400口井,累计进尺80多万米,相当于钻透了100座珠穆朗玛峰。40年后的今天,“南海一号”已垂垂老矣,还在沿用的落伍的刹把,在外界几乎全部被淘汰,船上现在这已不知是第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半也不再年轻,但他们“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未改,甚至多了几许讲述感。队长祝关平,从妻子身怀六甲时便出海,再回家时,孩子已“过百天”。“一班钻井八个人,十二小时共患难”对他来说,已渐渐超越亲情。令他眼神灰败的是,女儿小时候一见他就哭,如今长大了还不肯放弃“认生”。司钻祝孟强,曾与16级台风、20多米大浪狭路相逢。九死一生间,触礁搁浅前,他和其他钻工组成敢死队,全力保护钻井船上的物资。尽管会终日提心吊胆,他还是让儿子成了钻工。钻工侯涛,25岁就“腰使不上劲儿”。“2小时内,将130斤的卡瓦提拉100多个来回”式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拿筷子都哆嗦却备受尊重。令他沮丧的是,他步了那个“处9个对象都没成,后来眼看就要结婚了,却还是吹了”的钻工的后尘。实习机械师田振,一年和女友只能见六面,今年则因为太忙错过了三次。让他如坐针毡的是,女友已经把他拉进电话黑名单,发去的微信石沉大海,这次他还是回不去……李军义长叹一声。身后的那顶安全帽,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那顶安全帽里面,有一张他和妻女的合影,却不是他的全家福,少了的那一人是妹妹。恰巧就在他出海那天……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欠妹妹一张全家福。痛彻心扉的李军义,不敢碰刹把,却还是扶起了刹把,并给默默地站在面前的兄弟们一个倔强的转身,不让他们看见他眼角有泪——“南海一号”的传统是:从不屈服于眼泪。“南一,南一……”在这个大风掀天、巨浪翻滚的夜晚,高级队长彭道济反复咏叹。他目光下移。那是一份打印版的党的十九大报告。“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是党和国家的嘱托。老骥伏枥的“南海一号”,依然在路上。 杜鹏辉 28天的海陆轮回,让他们无法履行一个家庭顶梁柱应有的责任,他们在海上最思念、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家人。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二零零二年,朱天然老人因为得了弥漫性脑梗塞病从此就卧在床上,自从那时起,老人就从一个能说能走能写的人变成了一位几乎是脑死亡的人了。于是,女儿晓辉也开始了新的生活,原本在绥芬河市报社工作的她,放弃了所有的一切,拿着二十九岁的生命押下了——用自己的青春支撑着父亲活下去的信念。 手中原有的存款花没了,卖掉了一百四十平米的楼房也花没了,去贷款;又花没了,去借款......。连续几年下来只能给父亲买点青菜,晓辉自己每天米饭拌着咸菜,掺着眼泪向肚子里硬生生地咽着。父亲吵着不让晓辉睡觉,就坐在小板凳上守在他的床头,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就想着父亲能活着就行。 除了吃的以外,晓辉还要帮助父亲锻炼。病倒时的父亲约有一百六七十斤重,而瘦弱的晓辉只有七十几斤左右,在夏季每天都要把父亲背到二三百米外的一个平坦的地方去锻炼。每走出一步,每走一步都是汗水淋漓但晓辉还是咬牙坚持着。中午的时候,父女两人就在那场地里吃上个面包或馒头,当最后一抹亮光被黑夜吞噬时,晓辉又背着父亲返回了家中,有时父亲在晓辉的背上打着呼噜睡着了。后来好心的邻居实在看不下去了,花钱买了一辆手推车送给了晓辉,让晓辉至今还在感动中。 随着每天的太阳在眼前画着一个又一个的半圆,岁月也把晓辉的头发从黑色染成了白色,一绺一綹地增加着,四十刚出头已经是满头银发,让她不得不用强制的手段使它们变换颜色。 可这一切都是在研磨着晓辉的青春,从青年迈入了中年,她的步履已经不再是昔日的匆匆,也有了几分沉重。青春的逝去也没换来父亲的病情好转...... 2002年,朱天然老人患弥漫性脑梗塞,从此瘫痪在床,失去了生活能力。女儿朱晓晖为了给他治病欠下一身债,不得已卖了房,父女俩蜗居在社区的20平米的车库里,一住就是14年。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车库门前的公共下水道被垃圾堵死了,为了不让小院里积水渗进屋里和行人方便,晓晖趁父亲晒太阳的时候吃力的清理着垃圾。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为了照顾父亲,晓晖辞掉了在报社的工作。维持两人生活的是老人每个月一千多元养老保险。除了照顾父亲的起居外,晓晖还要用周末给三四个“债主”的孩子补习功课的方式,来偿还朋友的援助之恩。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晓晖平时就睡着车库的二层阁楼上,父亲病重后就很少上楼了,常常坐在凳子上陪伴睡不着觉的父亲。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为父亲治病欠下了30多万。家里楼房也卖掉还债,晓晖的丈夫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带着孩子离开了她。常年的操劳,使得41岁的晓晖满头白发,只好染成了别的颜色。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老人患病后腿脚活动不便,大小便也不能控制,晓晖几乎每天都要给他擦洗身体。在她的细心照料下,老人卧床12年都没有得过褥疮。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因父亲患病家里生活很拮据,晓晖没有钱买菜,只好去市场里捡人们扔下不要的菜给父亲吃,自己则用咸菜就着米饭度日。父亲手指活动不利索,总是抓不住碗筷,她就只好一口一口地喂。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端午节这天早晨,晓晖推着父亲出门踏青。她和每年一样买一个老人喜欢的氢气球,让老人有一个好的心情。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父亲有病不爱呆在家里,女儿就推着父亲一走就是十多里的路程。老人和晓晖说,有一个心愿,死后要把遗体捐出来做医学研究。

住在车库里的父女 李广庆 晓晖的事迹感动了中国,2015年2月27日,朱晓辉站在了央视“感动中国2014年度人物”的舞台上。2016年后又被评为全国道德模范候选人。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