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重点资讯>>

家人忆侯波:最高的荣誉是人民心里有她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责编:徐建林口述,黄丽娜整理       2017-12-08

06.jpg侯波90岁时的大年初一,一家四代向其拜年 万论香 摄

母亲是2011年4月入院治疗的,直到今年11月26日,一共2425天,这期间我除了极个别的情况外出,基本上都陪伴在她身边,这也是我难得的跟她长时间近距离相处的一段日子。小时候,父母都忙于工作,少有闲暇照看我们。上学是寄宿制的,长大后我参军,一别又是数十年。母亲是个很低调很平和的人,从来不张扬,从来不炫耀。她常说自己就是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革命队伍中一名普通的战士,只不过手中的“武器”是照相机。她从没因为自己在领导人身边工作就有优越感,凡是和她接触过的人都有口皆碑,她是个非常朴素的人。她一直强调自己只是拍摄照片而已,是大家对老一代革命家的崇敬和热爱,投射到了她的身上。父亲和母亲留下了很多照片,家乡桐乡市建起了纪念馆,二老把能捐的图片文献都捐了。那么,他们给我们子孙留下了什么呢?我认为最好的遗产就是教给我们如何做人,如何对待人民。

一片冰心在玉壶

母亲在遗嘱中特意交待,不要给组织和人民增添任何的麻烦和负担。她讲,自己13岁起是吃老百姓的小米长大的,每一步成长都离不开党组织,一切都是人民给予的,她对组织和人民的深厚情感从未改变过。住院后期病情严重到不能坐起看电视,我们就给她在耳边放《延安颂》《东方红》等革命歌曲,每当她不堪病痛折磨时,这些老歌都能让她舒缓下来。

延安的生活影响了她的一生,她出身于劳动人民家庭,吃过苦挨过饿。13岁的她为了不饿肚子前往中条山投奔游击队,之后太原失陷、华北告急,游击队就把妇女儿童分批次地转移去延安,母亲和同伴们一路穿越封锁线,历经磨难终于到达延安。青训班、延安女大的学习让她迅速地成长起来。14岁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时她才认为自己是真正地参加革命了,后来的简历她都是从这个时段开始计算的。她始终对人民保有一种自然而真挚的情感,住院期间只要电视上播放地震等灾害消息,她就告诉我们捐款捐物。有一次着急地拽自己的被子,意思就是要捐了。所以每次我们家都是捐得很多,捐得很早,包括组织上给的奖金,一转手也都捐给灾区人民。

母亲自打入院治疗直到去世,中途没能回家,非常遗憾。在病榻上与病魔抗争6年7个月,太不容易了。特别是对她这样一辈子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来说,每时每刻都离不开别人的照顾,心理上对她也是一种折磨。我们全家都非常感谢一个人——万论香。她是医院护工,湖北房县人,普通的农村妇女,字认得都有限。是我们命好,更是母亲修来的福气,在人生的最后阶段,能有这样一位有耐心有爱心的护工照料陪伴。从ICU出来的4年半时间,都是万论香在照顾母亲,她不仅护理经验丰富,还把母亲当成她的亲奶奶一般。母亲来自农家,也是农民送她最后一程。

有一次医院里来了一位质量监督员,是位70多岁的退休教师,他做完调查之后离开,过些天又特意来拜访,原来他查到母亲就是《开国大典》的摄影师,于是特意从网上下载了这张照片拿给母亲;北京三里屯小学摄影班的孩子们在老师的带领下,也来探望过母亲,母亲非常喜欢和小朋友们交流;还有一位河北的病友小姑娘,出院后又央求父母带她来北京专程看我母亲;这样去而复返的病友还有好几位,都是很朴实地想多看看老人家……

来自人民的深情厚谊,永远不能忘。我们后辈更要老老实实地做事,清清白白地做人,永远不能脱离人民。

百炼功纯始自然

有人和我说过,侯老的作品有特点,一看便知出自她手。在我看来,母亲的照片都很自然传神,特别是领袖人物的照片,看上去让人感觉舒服亲切。主要是因为母亲在毛主席等领导人身边工作十多年,对他们的习惯非常熟悉,她清楚什么情况下抓拍。另一方面,领导们对她也熟悉,不会戒备,所以照片都是很放松的。

微信图片_20171208134958.jpg

毛泽东在十三陵。 1954年  侯波 摄

有一张照片是毛主席在十三陵视察期间处理文件的,在大殿外面支个行军床,他把鞋子脱掉,裤腿卷起,埋头看文件,嘴里还嚼着早饭——饼干。当时现场很安静,我母亲就悄悄地记录下这个画面。通常认为这样的照片发表出去会对领导人形象有影响,但是我却认为它非常真实,因为我小时候在中南海生活过很多年,主席就是这样子的。

微信图片_20171208135115.jpg

毛泽东在中南海接见新疆维吾尔族农民库尔班。  1958年 侯波 摄

1956年毛主席接见库尔班大叔的照片中,那位大叔就是普通的农民,因为解放了,他就说要骑着毛驴去亲自感谢主席,自治区领导听到这个事情后就请库尔班大叔进入了观礼团,一起乘飞机来到北京。库尔班大叔的褡裢里头放着葡萄干、杏干,说是要送给主席的。下了飞机后库尔班大叔说飞机不如毛驴好,一路上什么都看不见就到北京了。照片里,毛主席的视线在哪里呢?是因为库尔班大叔的外套里面没穿别的衣服,露出西北汉子特有的浓重体毛,这是一张非常有趣的照片。

02.jpg1957年11月19日,毛泽东在莫斯科会议通过的《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宣言》上签字。  侯波 摄

1957年11月,母亲随主席到苏联去参加《莫斯科宣言》的签字仪式,现场拍的照片如今看来没什么特别的,但是其中却颇多周折,来之不易。当时中国的摄影记者只有母亲一人,苏方又对现场控制非常严格,特别是在签字仪式当天,人高马大的安保人员严阵以待,又瘦又小的母亲根本无法靠近。完不成任务的母亲急得团团转,天无绝人之路,法国共产党的一位代表因为此前见过母亲,就示意她可以从自己座位旁的桌底钻进去拍照。但是被一名身强力壮的苏联记者抢了先,母亲一着急蹬着椅子就上了桌,接着跨进了圆形会议桌的中间区域,近距离拍摄到毛主席落笔签字的瞬间。母亲的这一不寻常举动被赫鲁晓夫注意到,后者还冲着母亲一笑,可能是这个中国女记者的突然闯入令他很意外吧。

微信图片_20171208135157.jpg

我们的朋友遍天下,毛泽东和亚非拉青年在一起。  1959年 侯波 摄

再说一张名叫《我们的朋友遍天下》的照片,这是1959年毛主席接见亚非拉16个国家和地区青年的现场。当时还有一张是规规矩矩站位的大合影,拍完这张,活泼好动的青年人一拥而上,把主席围在中间,搭着主席肩膀,笑得非常灿烂。母亲不失时机地抓拍下来,这也是后来传播很广的一张照片。

01.jpg波同志90岁生日时拍摄的照片  刘建昌 摄

母亲的90岁生日在医院度过,当时拍了一张照片以作纪念,她的双眼里仍是一副不认输的志气,非常清澈,非常有神,这张照片后来一直挂在我们家里。

最后,我要特别感谢中国文联、中国摄影家协会和全国广大的摄影工作者、摄影爱好者对我的父母,以及我们家人的关心、爱护、帮助!非常感谢!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